古生物学家发现6.35亿年前的陆地菌类化石

2022-02-25 / 作者:猫咪资讯 / 来源:网络整理 / 阅读:731 /
内容摘要:
在中国埃迪卡拉纪陡山沱组发现的距今6.35亿年的黄铁矿化类真菌微体化石,为真菌在陆地上的定殖提供了直接的化石证据。中国陡山沱组距今6.35亿年的类真菌丝状微体化石。影像学分:辛辛那提大学安德鲁·查贾。埃迪卡拉纪类真菌化石发现于瓮安陡山沱组沉积白云岩中的小洞穴中。“这是一个偶然的发......

在中国埃迪卡拉纪陡山沱组发现的距今6.35亿年的黄铁矿化类真菌微体化石,为真菌在陆地上的定殖提供了直接的化石证据。

The 635-million-year-old fungus-like filamentous microfossils from the Doushantuo Formation in China. Image credit: Andrew Czaja, University of Cincinnati.

中国陡山沱组距今6.35亿年的类真菌丝状微体化石。影像学分:辛辛那提大学安德鲁·查贾。

埃迪卡拉纪类真菌化石发现于瓮安陡山沱组沉积白云岩中的小洞穴中。

“这是一个偶然的发现。那一刻,我们意识到这可能是科学家们寻找已久的化石,”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博士生田干说。

“如果我们的解释是正确的,将有助于理解古气候变化和早期生命演化。”

陡山沱微体化石为黄铁矿化,但含有微量有机质。

它们包括两种形态类型的分支细丝和相关的空心球。

细丝的长度至少有几百微米,可以是直的、弯曲的或弯曲的。

该团队的分析表明,它们可能代表了6.35亿至6.32亿年前某个时候在岩溶环境中定居的真菌微生物。

在灾难性的“雪球地球”事件后,它们可能在催化大气氧化和生物圈进化中发挥了作用。

Micrographs of the 635-million-year-old fungus filaments and associated spheres: (a) aggregate of filaments associated with small spheres; filaments are embedded in and sometimes cut by chalcedony botryoids (yellow arrows); note branching filaments (white arrows), ladder-like branching systems (uppermost and rightmost white arrows), and small spheres (double-headed white arrows); (b-d) filaments with multiple orders of branching (e.g., arrows in c); note short lateral branches (arrows in b and d) and small sphere (lower central in c); (e) branching filaments with two short, secondary lateral branches (arrows) approaching toward each other; (f) branching system (arrow); (g) magnification of central right in (a), showing ladder-like branching system and two small spheres coaxially aligned with filaments; (h) micrograph corresponding to larger box in (g); (i) Raman map of pyrite, corresponding to smaller box in (g); (j, k) anastomosed networks of filaments; arrows in (k) denote associated larger spheres. Image credit: Gan et al., doi: 10.1038/s41467-021-20975-1.

具有6.35亿年历史的真菌细丝和相关球体的显微照片:(a)与小球体相关的细丝聚集体;花丝嵌入玉髓肉毒杆菌中,有时被其切割(黄色箭头);注意分支细丝(白色箭头)、梯形分支系统(最上面和最右边的白色箭头)和小球体(双头白色箭头);(b-d)具有多级分支的细丝(例如,c中的箭头);注意短的侧枝(b和d中的箭头)和小的球体(c中的下中央);(e)分支细丝,有两个短的次级侧枝(箭头)相互靠近;分支系统(箭头);(g )( a)中右中央放大图,显示梯形分支系统和两个与细丝同轴排列的小球体;(h)对应于(g)中较大方框的显微照片;(I)黄铁矿的拉曼图谱,对应于(g)中较小的方框;(j,k)吻合的细丝网络;(k)中的箭头表示相关的较大球体。影像学分:甘等,doi:10.1038/s 1467-021-20975-1。

研究人员说:“大约6.35亿年前,当埃迪卡拉纪开始时,我们的星球正在从低温时代的全球冰川中恢复。

“当时,海洋表面被冻结到一公里多的深度,对几乎任何生物来说,这都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恶劣环境,除了一些设法茁壮成长的微观生命。”

“科学家们一直想知道生命是如何恢复正常的,生物圈是如何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更复杂的。”

“有了这块新化石,我们可以肯定,在埃迪卡拉纪,这些微观的、低调的洞穴居住者在陆地环境的修复中扮演了许多角色。”

尽管先前的证据表明陆生植物和真菌在大约4亿年前形成了共生关系,但该团队的发现重新校准了这两个王国何时在这片土地上殖民的时间表。

“过去的问题是:‘在陆生植物兴起之前,陆生领域有真菌吗?’”同样来自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肖教授说。

“我认为我们的研究表明是的。我们的类真菌化石比之前的记录早了2.4亿年。这是迄今为止最古老的陆生真菌记录。”

这一发现发表在《自然通讯》杂志的一篇论文中。

_____

T.Gan等人,2021年。埃迪卡拉纪早期的神秘陆生菌类化石。国家通信12,641;doi:10.1038/s 14467-021-20975-1


标签:百万    古生物学家  发现  喜欢